科技新闻

礼让镇小学2分钟900师生紧急撤离 无一伤亡(图)

2020-07-28 20:40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突然袭击了的梁平县礼让镇中心小学。该校一幢5层楼高的砖混结构旧教学楼严重损毁。

  近900名小学生和20多名老师克服了短暂的惊慌,他们利用仅有的一个楼梯间通道,两分钟内,除了22名同学在撤离时不同程度受伤外,其余同学全部安全撤出了教学楼。

  吴顺江所在的班级位于教学楼的4楼。意识到是地震发生时,她赶紧大喊:“同学们,快跑!”她“疯狂”地冲下,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将吓得趴在地上的学生逐一提起来……

  所有同学立即跟着她跑到了走廊上。此时,吴老师发现走廊上全是同楼层其他班上撤离出来的人,站得密密麻麻的。

  “这样一窝蜂乱跑肯定不行!”紧急关头,吴老师想起:该教学楼只有一个楼梯间通道,如只顾自己先逃,很容易在楼道内造成堵塞。

  为防止学生因抢占楼道发生事故,在平时做操、升旗等大型时,学校给每楼、每个班安排了出入顺序。该顺序按照楼层划分是,从下到上,即一楼最先,二楼其次,三楼在二楼之后……以次类推。而同层楼班级出入顺序是,距楼梯间越近越先走……

  “站住!等前面的同学先撤了,我们再走!”吴老师随即向本班同学大吼,并按照平时到操场做操时的顺序,将学生排好队。

  此时,各楼的老师均不约而同地按平时做操顺序,组织好学生依次向下撤。这些老师当中,多个班的班主任本没有课,但都在地震发生那一瞬间从办公室冲向了自己班级所在的教室。他们是三年级4班班主任常正倩、四年级1班班主任龙辉、一年级1班班主任吕小义……

  “现在回想起来,要不是我们之前一直严格执行出操的顺序,并在师生头脑中形成了概念。在当时那种危机关头,大伙一窝蜂下撤,后果不堪设想!”吴顺江等老师说。

  按照出操的顺序走,虽然平时每位老师和学生不知道走了多少次,但在从未经历过的紧急关头,那些绝大多数年龄在10岁以下的学生还是遇到了困难。由于惊吓过度,加之年纪太小,周围又哭喊声一片,在大楼不停摇晃的情况下,不少孩子根本走不稳……

  吕小义是一年级1班的班主任,她班上的教室位于二楼,距离楼梯间最远。按照平时的出操顺序,她的班是应是二楼最后一个撤离的班。

  吕老师回忆说,她将学生疏散到走廊上,见前面几个班已经跑下楼梯间,她随即组织学生往楼梯间跑。可刚跑到二楼至一楼的楼梯间拐角处,因大楼摇晃实在太厉害,多名幼小的学生一时失足,摔倒在拐角处的平台上,随之后面的学生也被绊倒,压在了一起……

  “我立即弯下腰,想将倒地的学生扶起来!”哪知,吕小义刚弯下腰,后面的人流就直接撞到了她身上,她随即失去重心跟着摔倒。所幸在倒地的一刹那,她双手撑在地上,没压到下面的学生。随后,她爬起来,奋力张开手臂拦住后面的人流,避免了更多人跟着摔倒。

  “当时,我也不知道哪里来那么大的力气,居然挡住了人流没前移!”吕小义说,人流的冲击力实在太大,她没多久,感觉力气就用完了,她试图大吼“后退”,可声音被吓哭的学生淹没……

  在此紧要关头,她突然看见楼下冲上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校长方徐林。方校长边大吼“后退”,边使劲势,人流的冲击力终于得到缓解,她才缓了一口气,并立即在校长的指挥下,搀扶摔倒的学生冲了出去。

  该校一年级2班位于大楼的二楼,这个班上有一名特殊学生。他名叫夏学江,7岁。小学江4岁时,经历了一场车祸,失去右腿,现靠义肢行走,行动比较缓慢。平时的体育课以及班上做清洁等,他都不用参加,座位也被老师安排在最方便的地方。

  小学江称,地震发生后,他看见班主任戴慧湘老师从外面冲进教室朝他们大喊:“同学们,快跑!”他立即起身,但被课桌绊倒在地,戴老师随即冲到他面前,一下就将他抱起,放在教室内的巷道上。

  因戴老师还要组织后面的同学撤离,他便自己往楼下跑。可刚跑到楼梯间准备下楼时,因义肢不能转弯,他只能侧身一步步下移,速度非常慢。身后的同学看着他,没有人催促,也没有人推搡。可是,他自己被大楼摇晃的“阵仗”吓坏了,好几次都差点踩虚摔倒。越急越走不快,他急得大哭起来。就在他孤独无助之际,一双小手突然从身后将他拦腰抱起,“叮叮咚咚”就抱着他跑下楼,撤离到安全地带。

  “我当时太着急,根本没注意帮助我的人,只知道他是一名高年级的哥哥!”小学江说,他今后一定会好好学习,长大后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糟了,地震!”方校长的脑袋“嗡”地一声作响,身上随即冒出冷汗——学校的主教学楼是一栋砖混结构的旧楼,上周该楼的顶楼就开始掉石灰。为防止意外,顶楼的四年级2班刚刚调换了教室。可其它教室还在使用,共有近900名一到四年级的学生和20多位老师在里面……

  他随即冲向操场,眼前的景象顿时吓得他手脚冰凉——旧教学楼如海浪中的一叶轻舟,轻飘飘地左右摇晃,墙体裂开了拳头大的缝隙,外墙砖、石灰像筛糠一样往下掉……

  一股人流随即像潮水一样涌出来。一个班、两个班……看着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一个个跑出来,方徐林悬起的心稳了不少。

  可是,100多名学生撤出后,人群突然断流。一秒、两秒、三秒……等了约10秒钟不见学生出来,方徐林急得跳脚。

  方徐林回忆到:“有个小男孩双腿被压住。我试图将他抱起拖出来,可人压得实在太实,根本拖不动。”

  “站住,快往后退!”方徐林打着手势发疯似地大吼,拥堵的人群见校长在大吼,纷纷向后挪出。见紧压着的人群稍有松动,方徐林迅速地将人堆里的孩子一个个拉出,往身后一放;来不及回头又拉出另一个。

  学生们继续往前涌,又有好几个孩子倒在地上。方徐林急了,“此时多几个男老师该多好!”可他往后看,没人!

  就在方徐林感觉有点时,身边突然多了一双双有力的胳膊。男教师杨登嵩、周前进出现在他身边;接着学生家长李红军也冲了上来;不久学校出纳员以及附近也赶来了……

  众人随即排成一个长队,将受伤小孩一个个传递出去……受伤学生的鲜血沾满了众人衣服,淋漓的大汗遮挡了大家的视线,但谁也顾不上擦拭,只是发疯般地往外送人。

  24日上午,记者赶到礼让镇中心小学校。因当天是星期六,学生已放假,空旷的校园显得十分,地震中严重损毁的教学楼已被爆破拆除,废墟也已被清理干净,仅几名建筑工人在忙过不停地砌围墙。

  为了让学校复课,有关各方全力以赴。没有课本,立即送达;没有课桌,急忙调运;没有教室,赶快协调……19日,该小学便全面复课。

  同时,教学楼也开始重建。方校长称,学楼采用全框架结构,共有四楼,24间教室,按7级防震要求设计。

  今天,学楼将正式动工。按照24小时不间断施工的计划,学楼将在8月25日前交付使用。届时,孩子们下学期一上课,就能使用宽敞、明亮的室。

  楼道里,同学们的哭声、叫声乱成一片。在老师的指挥下,我们匆匆忙忙地下楼来到了操场上。只见许多同学躺在了操场上,那景象。

  龙老师突然说:“大家快走啊,快走呀!”我一听,赶快走出教室。大家都蜂拥而下。到了二楼,正准备下楼梯,龙老师突然叫我们“别动”……

  我下去的时候,看见代老师哭了。我还看见有几个一年级的小朋友倒在地上,头上、鼻子上都是血。我真希望一切都是假的。四年级一班 明珺

  我听见楼梯上到处是哭声和老师的安慰声“不怕,有老师,有老师……”。我当时想,如果这场地震再大一点,再多摇一会儿,那么我和我的同学们可能就没有生命了。当时我也很紧张,也很害怕。

  那天下午,秦老师大声的叫着:“快点往下跑,快点,快点……”秦老师的嗓子都哑了,我们的唐老师也在叫我们快点冲。我们不顾一切地往下冲,秦老师和唐老师走在最后面,秦老师一边走一边安慰我们,手里还拉着两同学。

  冲到一楼的时候,我看见很多老师都忙着把摔倒的同学抱起来往外跑。在最的时候,有老师在,我不再害怕。

  此刻大楼在剧烈地摇动,左一摇,再右一摇。砖块、石灰块不断下落,天花板裂开了,墙体下沉了,发出咔嚓咔嚓的巨响……

  孩子们跟着我一窝蜂似地涌出教室,叫的叫,哭的哭,喊的喊,楼道上乱成一片……看着孩子们那一双双惊恐的眼睛,我焦急万分……

  快到一楼了,孩子们突然停了下来。原来前面摔倒了一大群孩子,堵住了后面同学的。可孩子们还在如潮水般涌来……

  就在我万念俱灰之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他是方校长。只见方校长抓出一个孩子放在一旁,又抓一个……

  “漫长”的两分钟过去了,我们终于到达了安全地带。望着还惊恐万分的孩子们,我忍不住搂着孩子们哭了。

  全班57个孩子全都安然无恙!今天我和孩子们度过难忘的时刻,这将留给我和孩子们人生历程中永远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