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通讯

5G渐近京信通信的“基站天线”布局或迎投资机会

2019-09-14 18:55

 

  在1月8日的中国互联网产业年会上,大会发布的《2018年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综述与2019年发展趋势》一语道破地指出未来5G的趋势:

  预计2019年上半年将发行首批5G预商用数据类终端、智能手机等产品;2019年将形成端到端商用产品和预商用网络,支持车联网、工业互联网等垂直应用;预计2020年电信运营商5G基站将达万站级规模,实现商用产品规模部署。

  无独有偶,在2018年12月19日至22日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也提出“我国发展现阶段投资需求潜力仍然巨大,要发挥投资关键作用,加大制造业技术和设备更新,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市场方面对5G局势的看好以及政策方面对5G技术的大力推进,这都毫无疑问地向我们陈述一个事实:5G真的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近日,港A两地的5G概念股持续活跃。其中,有一个表现强劲的公司映入笔者眼帘,其名字叫京信通信。从2018年12月31日至2019年1月8日,京信通信已连续上涨9个交易日上涨,累涨逾26%。

  不过,从今日的盘面消息来看,京信通信上涨的势头暂时收住,小跌2.25%,报1.55港元。但比起之前累涨的26%,其今日的下跌态势可谓小打小闹,微乎其微。

  成立之初的京信通信以直放站设备为主营业务并迅速发展。随后,京信通信于1998年率先推出国内第一台带远程功能的GSM直放站,之后陆续研发出CDMA直放站、WCDMA直放站、TD-SCDMA直放站等。随着网络架构的升级,其亦对应推出皮基站、射频拉远设备、WiFi设备等一系列室内网络覆盖设备。

  除了设备外,京信还提供无线网络分布设计、集成、优化、等本地化服务,打造无线覆盖“交钥匙”工程,逐步承接了大量大型企业、基建设施、大型活动的无线网络覆盖工程项目。

  在此基础上,京信凭借室分业务(网优及无线接入设备+工程服务)的快速发展,于2000年营收超过亿元港币,并于2003年在联合交易所主板成功挂牌上市,于2004年收入破10亿港币,于2011年收入破60亿港币,业绩来到历史最高点。

  不过,随着3G资本开支下降、4G网络架构的变化以及通信设备集成化趋势等原因,网络覆盖设备及网优行业逐步没落。经查阅利润表发现,2011年下半年起至2013年,京信通信开始由赢转亏。

  从年报上看,2011年,京信对存货计提了2700多万港币,同时由于利率上升和人工成本上升以及通胀的影响,公司融资成本上升,抵消了实际业绩的增长。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管理层一直以掌握行业先进技术为战略,该年大幅提高了对研发投入(71.6%)。另外还有激励股份也有不小的支出。除去存货拨备,研发投入和激励股份,2011年是盈利的。

  2012年集团经营状况类似:通货膨胀仍在持续,加之电信行业竞争激烈,新产品、新业务未形成规模销售。计提了陈旧存货报废1亿4600万港币。研发投入还在增加,专利申请取得显著。全球销售服务网络扩张,导致营运费用支出。

  到了2014年,随着京信抓住了运营商加大对4G投入的机遇,净利大幅增加,海外业务也持续增长,投资者信心恢复,股价开始回升。

  京信通信的基站天线%的全球市场份额排名第二,仅次于华为,并从2011年起,出货量一直保持世界前三,连续七年被EJL Wireless Research评为全球一级基站供应商。从历年的国内市场份额看,其能够稳定获得20%的市场份额。

  京信于2009年就投入小基站的研发,是国内规模落地商用最多的厂商,有超过20万台小基站在商用。公司小基站产品系列,包括家庭级小站、企业级小站、大功率小站、分布式小站四大系列,支持2G、3G和4G。在之前的省市集采中,其绝大多数以50%的高份额中标,是国内小基站领域的当之无愧的领头羊。2017年,公司小基站收入已超过2亿港币。

  基站天线G产业链的上游细分板块,是加速5G时代快速到来不可或缺的因素。于是,在这两个模块做得出色的京信通信,毫无疑问具有先发优势。

  前文已经提过,京信通信将凭借基站天线G时代具有先发优势。由此,我们就不得不提及一下当前5G的进展和规模。

  目前,从工信部的来看,中国5G有望加速推进。从全球来看,5G有望于2020年实现网络商业化,而2019年将迎来5G基站的规模建设。

  2018年7月27日,工信部和发改委关于印发《扩大和升级信息消费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通知里面有提及,到2020年,信息消费规模达到6万亿元,信息技术在消费领域的带动作用显著增强,推动相关领域产出达15万亿元。

  另外,根据中国信通院2018年发布的《5G经济社会影响》,按照2020年5G正式商用算起,2030年5G带动的直接产出和间接产出将分别达到6.3万亿和10.6万亿元,综合平均复合增长率为26%。

  其中,在直接产出方面,2020年、2025年、2030年将分别增长到0.48万亿、3.3万亿、6.3万亿元,十年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9%。在间接产出方面,2020年、2025年和2030年,5G将分别带动1.2万亿、6.3万亿和10.6万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4%。

  讲完5G大市场之后,我们再聊聊京信通信所处的基站天线和小基站光领域。这两者都处于整个产业链的上游,在5G网络的整体搭建中,被认为“先行者”,属于5G的“基础设施建设”。

  在这里补充一下基站系统,基站系统包括宏基站和小微基站。其按照赛迪发布的《2018年中国产业与应用发展》中预测,包括基站系统、网络架构在内的5G基础设施建设所带来的市场规模将会超过1.1万亿。而按照4G规模《》预测5G宏基站建设将会达到475万个,小微基站预计将会达到950万个。

  再来看一下基站天线这一块,随着移动通信技术的演进,基站天线相应演进至大规模天线技术,其对于单一基站天线G将成倍增加,两项叠加使得5G时代基站天线数需求成倍增长。

  据国信通信测算,5G时期全球基站天线年国内天线市场采购规模将达到顶峰,而小基站市场空间约为2500亿人民币。

  而作为国内通信与信息解决方案供应商的京信通信,其已经为4.5G和5G推出了超大型MIMO天线。早前,京信管理层在中也认为,今年有望迎来业绩复苏。一些分析也指出,在后4G时代及5G商用进程中,其将受益于天线升级的红利、小基站的开始放量和海外扩张的优势。

  其一,按2018年中报来看,京信当前的业绩并不理想。其营收、净利润同比分别下跌8.38%、77.68%。京信对此表示收益跌幅主要是由于国内移动网络运营商在4G网络建设方面的资本开支下滑,以及在网络建设投资项目方面有所推迟。

  实际上,通信行业是有周期性的。4G是在2014-2018年建设的,而2014-2015年是主力投入期。对于5G,根据中国信通院的研究测算,运营商的通信设备支出周期在十年,从2020年至2023年是设备投资的快速增长期,2024年开始通信设备呈现下降趋势。在整个投资周期中,2020年5G设备全行业的支出为2740亿元,到2030年全行业的5G设备支出为7500亿元,十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0.61%。

  按照中国目前的规划,5G将于2020年实现商用,所以投资建设就得提前1年。所以,5G建设的头几年,也就是2019-2021年,是传输设备增长最快的几年。

  也就是说,2019年,5G将开始较大规模的建设与投入,而京信通信能否抓住“周期的红利”那就要看它的是否深谙市场周期的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