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通讯

主流APP今年已罕见强制通讯录

2020-01-02 17:37

 

  大数据时代,获取更多的用户信息已成趋势,而问题存在不是一年半载,对此也啧有烦言。手机APP“”用户隐私权限,表面看是初创期软件业的,说到底,折射的其实还是业界标准缺位和隐私连带责任缺失。

  针对手机APP违法违规收集和使用个人信息问题,今年,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市场监管总局等四部门连出重拳,向违法违规手机APP“开刀”。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随着治理工作的推进,相比两年前,如今几乎所有主流APP均能对权限进行提醒以及配备隐私条款。不过,一些APP仍然存在强制用户授予、与主业无关权限以及注销困难等问题。

  根据工信部数据,2018年,我国市场上监测到的APP数量净增42万款,总量达到449万款,下载量更是达到千亿人次。APP呈现爆发式增长,衍生一系列信息安全与用户隐私数据泄露的隐忧。8月13日,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我国互联网网络安全态势》,其指出在目前下载量较大的千余款移动APP中,每款应用平均申请25项权限,其中申请了与业务无关的拨打电话权限的APP数量占比超过30%。每款应用平均收集20项个人信息和设备信息等。此外,大量APP存在探测其他APP或读写用户设备文件等异常行为,对用户的个人信息安全造成潜在安全。

  6月初,全国信息安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发布了《网络安全实践指南——移动互联网应用基本业务功能必要信息规范》(以下简称《信息规范》),依据个人信息收集最少够用的原则以及不同种类APP的业务范围,对地图、网上购物、餐饮外卖等16类APP收集个人信息的范围给出了参考。6月10日至17日,新京报记者依照《信息规范》中的分类选取了50款常用APP实测,结果显示24款APP的权限超出范围,其中,智联招聘了相机、、通讯录权限,百合婚恋收集了通讯录权限。

  安全专家向新京报记者介绍,随着市场上APP功能越来越丰富,申请的权限也越来越多,但另一方面,以窃取泄露用户信息为目的的恶意APP和提供服务的APP申请权限交集更大。“目前许多APP都有‘语音搜索’功能,即便这并非其核心功能,与否区别不大,但一旦,就意味着APP有了窥探用户隐私的能力。”

  7月底,互联网巨头相继陷入“门”。英国《卫报》报道称,苹果公司将部分用户与智能助手Siri的对话录音发送给该公司全球范围内的承包商,用于分析Siri的反应是否合理、服务是否到位。同样“沦陷”的还有谷歌公司,其承认雇用的外包合同工会听取用户与其人工智能语音助手的对话,用于让其语音服务拥有可以支持更多语言、音调和方言的功能。

  安全专家对记者表示,用户在手机以及PC上所做的任何行为都能成为用户数据,被用于广告推送。“如用户在浏览网页时,其浏览记录等数据会储存起来,该数据记录被称为cookie,百度等浏览器向用户推送广告的逻辑正是基于cookie技术,而现在APP端推送广告的行为也是采用了类似cookie的技术。”

  用户在APP内的浏览记录被用于广告推送已成为当前国内APP界的基本“共识”之一,新京报记者浏览主流APP发现,几乎所有有广告推送的APP均会在隐私协议内备注“可能收集用户浏览记录等用于广告推送”等类似条款,但用户在使用APP时往往对这类隐私条款的具体内容并不关心,直接确认后就会开始使用,这意味着定向推送是用户知情同意且合理的。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9年以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会同各行业主管部门研究起草了《数据安全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网络安全审查办法(征求意见稿)》、《个人信息出境安全评估办法(征求意见稿)》、《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行为认定方法(征求意见稿)》等十余个网络信息安全相关的法规、部门规章以及行业标准。

  “今年我们重点关注在安装APP时通过一揽子方式,要求用户打开多个收集个人信息权限否则不让安装的问题。这个问题现在也有很大好转,前段时间,我们对下载量大的300款APP测试发现,仅极个别还未彻底更正该问题。”何延哲表示。在他看来,一两年前多数APP隐私政策缺失,但现在情况已改观,包括APP注销渠道也陆续上线。“这和隐私政策一样,从两年前到现在一直在优化。”

  7月至8月,新京报记者接触网信办、APP专项治理工作组、基层网安等多个监管部门人士后发现,对于APP的治理,目前主流APP大多趋于规范。不过,基于手机隐私权限颗粒等客观条件,目前还无法做到完全杜绝APP“”隐私的可能性,因为其代价是用户体验受损以及发展停滞,如何在用户体验、发展的同时用户隐私,是监管部门思考最多的地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