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通讯

这是我军信息通信工程建设“国家队”且看立下

2020-06-24 17:32

 

  一边要加快部队职能转型,一边要完成工程建设任务,当前,如何应对这样的双重?请看记者发自某信息通信旅的系列报道——

  有3个任务因管线资源协调困难,进展缓慢;11个项目因施工设备短缺,暂时停摆……夜已深,西北古城的一个部队院落悄无声息,此刻,某信息通信旅时任旅长禚晓松眉头紧锁地坐在办公桌前,正在凝神思考如何带领官兵闯过眼前的一道道“关隘”。

  他的案头,放着一本已撕过半的2019年台历。这台历如同一个翻倒的沙漏提醒着他,旅队担负的工程建设任务正在倒计时。

  “你们是我军信息通信工程建设的‘国家队’、主力军,能不能按照规划如期完成既定目标任务?”数月前,在部队职能任务调整后上级机关组织召开的第一次大会上,一位领导把军令状摆在了禚晓松面前。

  签还是不签?作为军人,禚晓松没有犹豫,但写下自己名字的那一刻,心里就像压上了一块大石头。本来,单位要从“通信值勤部队”转型为“通信工程部队”已属不易,同时还要按节点推进各项通信工程建设更是难上加难,更要命的是,这两项交织叠加的任务还面临更大的困境:人员未配齐、机制未理顺、设计未完成、经费未到位、装备未列装……

  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梳理一块块难啃的硬骨头,禚晓松和旅陈新军心里何尝不知,围绕随便哪一个“未”字,都能找出一大堆“没法干”的理由。但他们更清楚,当前,坐等“万事俱备”只是不想担当作为的托辞,不讲条件完成任务才是党委领导的第一能力!

  那一天签完“军令状”,禚晓松连夜赶回营区召开党委会。尽管党委班子仍缺编3人,但大家请领任务一个比一个积极,当晚就成立了1个工程指挥部和6个项目部,常委们分工把口、各管一摊。

  关头勇者胜。旅党委迅速动员全旅官兵,全力以赴投入这场攻坚战,部队很快化整为零,奔赴分布全国的“责任田”铆足干劲,迎难而上。

  不懂专业知识,大家边干边学,从图纸设计、工程发包、物资采购到建设施工,逐方面、逐环节补齐能力短板;眼瞅着其他工程师都有项目干,年近退休的高级工程师杜建中坐不住了,主动跑到旅领导办公室“请战”,誓为再出一把力;一个在建国防工程遇到瓶颈,需要某市分管副市长拍板定案,二营六连连长陈阳阳径直来到该副市长办公地点蹲守一周,直至问题得到解决……

  事非经过不知难。一天,某重大工程建设急需进行物资采购,按照新的,必须依托联勤保障部队完成,但具体怎么操作、走哪些程序均语焉不详。怎么办?

  “就要‘摸着石头过河’,如果没有‘石头’可摸,那就干脆建一座桥!”旅领导果断决策,带人揣着介绍信直奔联勤保障部队某部上门办公,几经周折,最终与之建立起一整套协调工作机制。事成之后,旅陈新军感慨道:“终于明白为什么说‘要杀出一条血来’,‘后墙’不倒、任务倒推,根本等不得、耗不起,不打几个冲锋是断然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