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通讯

中国通信行业走到今天有多不容易?

2020-07-03 18:36

 

  如果说在地铁或者隧道里面偶尔遇到这种情况还能忍的话,日常生活中有些时候再出现这种情况,很多人估计就要在心中默默“问候”运营商了。

  不过鲜有人知道,其实世界上190多个国家,能做到随时随地接打电线%。而中国很多运营商为了做到这一点,修建了全球超过50%的4G基站。

  时间来到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人们意识到,在自然力量的面前人类还是如此渺小。

  但在应对新冠肺炎以及在疫情防控过程中,现代科技发挥了巨大作用。在这方面中国的移动通信网络表现尤为突出,抗疫期间,中国运营商不仅迅速在雷神山医院、火神山医院实现了4G/5G信号的覆盖,保障通信畅通,还有超过2亿人通过网络进行在线学习和工作。

  虽然受到了疫情的影响,中国5G网络的建设速度却越来越快。根据工信部宣传中心最新公布的消息,截至目前我国已经累计建成5G基站25.8万个。今年全国“”期间,相关人士表示:“现在在祖国大地上,我们每一周大概要增加1万多个基站。”

  124年前,当意大利人马可尼实现无线米)的时候,可能连他自己都想不到,在接下来的100多年时间里,通信能够在何种程度上改变这个世界。

  结果就是,尽管在1908年江苏已经出现了中国第一份商用无线电报,看上去并不比国际上(1895年,电磁波无线通信被实现)晚多长时间。但这个第二次工业的产物,在当时似乎并没有得到良好的发展。

  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1988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论断正式提出,中国的科技,尤其是通信科技如雨后春笋一般“一发不可”,并在而后的30年时间做出了让世界为之侧目的成绩。

  在新中国成立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电报几乎成为电信业的代名词,而电报是属于邮政的一个子业务。

  而同期的,1970年,AT&T已经正式推出了商业视频电线年也成功发明出了世界上第一台“大哥大”;贝尔实验室在1978年推出1G网络。

  但这个时期中国的通信基础仍然比较薄弱,伴随着市场,一些国外设备开始进入中国,也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中国通信史上有名的“七国八制”(七个国家八种通讯制式)。

  当时通信设备主要依靠进口,通信成本非常昂贵,普通家庭想装一部电话需要花费几千元。说那个时候的电话是一种奢侈品并不夸张。1990年,一家名叫中兴的公司的出现,以及它研发的数字交换机(ZX500)的面世,促进了电话的普及。

  1984年,西安691厂的一个车间主任,43岁的侯为贵只身一人来到深圳创办了一家叫做中兴半导体有限公司(中兴通讯前身)。三年后,同样是43岁的任正非,创立了华为公司。

  估计当时任何人都想不到,三十多年后,这两个人创立的公司将成为世界通信行业举足轻重的企业,他们制造的通信设备将占据世界通信设备市场份额的40%。

  90年代中后期,中国通信市场呈现蓬勃发展之势,除提到的华为、中兴以外,一度还涌现出巨龙、大唐、金鹏、普天、烽火等一批通信设备制造商。

  这一阶段,随着国产通信设备制造商的崛起,国外厂商由于竞争力的下降,有的在国内市场也开始逐渐缩小。

  进入新世纪,随着中国加入WTO,华为、中兴作为最早一批开始国际市场的科技公司,凭借中国人独有的韧劲和吃苦耐劳,迅速赢得客户认可,不断开拓海外市场。

  与此同时,国内电信运营商也纷纷成立,一度形成了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网通、中国铁通等运营商“七雄争霸”的局面。后来,经过多次重组合并才形成了现有的格局。

  此时的通信标准也演进到了3G,此前世界为了在3G网络中统一标准便联合成立了3GPP组织。而在3GPP最终确定的三种3G网络制式中,中国也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通信网络制式。

  4G时代,中国通信企业依靠长期的研发投入和技术积累一举奠定了在通信行业的领先优势,也才出现了我们开头讲的,5G时代,中国领先世界的局面。

  既然中国5G已经领先世界,中国通信很强,那为什么还受人影响?很多人会有这样的疑问。而中兴则经常被当成“教材”举例,很多人说中兴很弱,中兴没有核心竞争力等等。

  中兴2019年研发投入125.5亿,占营业收入接近14%。试想,如果把这笔钱减少一半,那中兴的利润将增加1.25倍。

  因为中兴深知通信行业是高度智力密集型的行业,尤其是设备制造领域有着极高的准入门槛,企业必须要有核心竞争力才能立足和发展,而核心竞争力的来源就是持续不断的研发投入。这也是为什么设备制造领域,经过30年的发展,已从当年的“七国八制”(七个国家八种通讯制式变成了如今的“四大设备商”的局面。而且在通信行业运营商与设备商之间的合作一般都非常紧密,加上长期的技术积累,新玩家想入局变得越来越难。

  经济学中有一个概念叫边际成本递减,说的是在一定限度内,随着规模的扩大,每单位的生产成本会降低。工业制造领域,尤其是通信设备制造(门槛高,生产资料通用化程度低)的固定成本支出非常高,这就意味着如果没有足够大的生产规模,企业利润就会受到影响。

  在研发投入上华为也从来都是不遗余力。在一家外媒公布的2019年全球企业研发投入排名的榜单中,华为以127亿欧元研发投入排名全球第5,将苹果、英特尔、高通等一众企业甩在后面,而换来的是华为在5G领域的话语权。

  相同的“出生地”,相同的业务范畴,相仿的年纪,差不多的身世。如今全球四大设备商排名中,一个第一,一个第四,华为和中兴被成为“中华双子星”。而“四大”中的另外两家就是我们熟知的爱立信和诺基亚,两家亚洲(中国)企业,两家欧洲(、)企业,在通信设备制造领域的竞争中上演了一幕“亚细亚”遇上“欧罗巴”。

  前面提到通信标准的发展,到了4G时代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中国和欧洲双巨头为主的局面。但中国的两家企业到现在也不过30多岁的“年纪”。

  但好在中兴还“年轻”,正处于上升期,面向5G时代,依托于广阔的本土市场,中兴还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根据IP Lytics平台发布的最新《全球5G标准专利族声明概况分析报告》显示,全球已声明的5G标准必要专利(SEPs),华为排名第一,有5947族,占比20.1%,中兴排名第四,有2606族,占比8.8%,二者加起来接近30%;而诺基亚和爱立信则分列第6、7位,整体占比14.1%。

  在科技行业,尤其是通信领域,没有研发就没有未来。除了华为、中兴在其中占的比例越来越高以外,还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开始进入这个榜单。虽然,国外厂商依靠先发优势攫取了大量行业利润,但中国企业作为后起之秀,始终你追我赶谋发展,这也才有了如今5G时代的话语权。

  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二月份在智库组织的“中国行动计划会议”发言,非常直接了当的说明了原因。5G技术处于正在形成的未来技术和工业世界的中心。如果中国继续在5G领域独占鳌头,他们将能够主导一系列依赖5G平台并与之交织的新兴技术带来的机遇。

  回顾历史,英国因为第一次工业的崛起;美国因为领导了第三次工业打破“两极格局”,成为如今超级大国。

  所以,美国清楚地知道5G对未来国家的命运意味着什么。美国针对华为、中兴,中国5G,归根结底是忌惮中国在5G领域带来的影响力和话语权。

  中国用40多年的时间,走过了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发展道。中国目前处于历史中鼎盛的时期,也同样清楚5G意味着什么。

  中国在5G上的表现给了美国通讯行业足够的压力,虽然美国手里还握着芯片这张“底牌”(这是我们的短板,也是需要我们的),但面对中国5G的强势崛起美国还是显得不淡定和有失风度。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数百年。未来,随着中国5G建设的进一步深入,中国5G领先的优势可能会更加明显。

  《孟子》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中国历来不乏济世情怀,古有“四大发明”普惠世界,未来中国也愿意让更多的人和国家分享中国5G带来的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