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通讯

码尚拍:“名片控”的纸牌魔术

2019-04-14 15:53

 

  南都记者 贺力波 在职场里转,尤其是商务人士,口袋里装的最厚的印刷品绝民币,应该是名片。但赋予手机于人眼和双手的“识别、输入”功能以后,每个人都不成堆的名片了。在名片制作前期的一次性数据录入并生成二维码后,所有收到这张名片的人都可以让拇指休息。广州赢嘉科技的码尚拍就是要每个拿到名片的人“马上拍”。

  李云飞这个在金融领域混迹的商务人士多年前就梦想:如果这些名片信息从一开始就得到“”,把它们安逸地存放到电脑里,备份成手机通讯录的电子文档,那么将稳当得多。

  在码尚拍出现以前,不少智能手机里其实已经出现一些通过拍照识别纸质名片的软件。但这些软件跟大家预想中的是有差距的,它们往往不能全面、准确地读出名片信息。从技术上是很难达到的,因为名片的式样是没有标准化的。

  二维码在国内开始应用后,李云飞反应很快:如果用二维码整合个人名片的信息,然后在纸质名片上占用一个小角落,那么这张名片将是任何一款能识别二维码的软件都能够“读懂”的。

  2007年,码尚拍将电子名片服务正式推出市场,用户用手机摄像头把名片上的二维码图案拍下来,装有识别软件的手机自动就可以显示名片信息;如果只有普通手机,则需要发条短信,收到了一个VCF格式的电子名片。码尚拍作为电子名片的服务提供商,将收取名片二维码的生成费用以及解码通信费用。

  要卖名片,李云飞最先想到的是大的公司,一是人群集中,二是他们使用名片的频率高。想着这些加了“密码”的名片在档次上能高出一截,很迎合大企业的口味,码尚拍三年前在国内率先把二维码应用在这个冷门领域。

  当初最让李云飞费劲的事情不是跟客户谈二维码名片多少钱一张,而是先要花很长时间跟他们解释什么是二维码。那时的二维码应用在国内并不多,大家见得最多的只是商品标签上的条形码。

  二维码有个特点就是,它不单单储存的是文字信息,也可以包括多资料。码尚拍可以把企业的形象宣传资料加到员工个人名片的数据包里。用户在读取个人信息的同时,也将看到企业的宣传资料,加深印象。听到这,企业主开始动心了。这哪里是名片啊,这分明就是一个宣传平台。

  对于企业来说,他们建立一个名片数据库是可以长期使用下去,不会存在资源浪费。“企业名片还有个特点,每个员工都对应一个二维码,而这个二维码所承载的资讯内容是可以由企业在管理后台自主修改的。所以即使员工有调动,那么只要修改数据,而这个二维码可以继续成为新员工的代码。非常节省资源。”

  抓住公司用户这个大头,但李云飞并没有放弃个人用户。码尚拍通过广州市内几百家名片店撒开大网。普通用户制作电子名片的程序很简单:把个人信息交给店员,然后店员通过在线的电子名片制作系统,立即就可以生成个人专属二维码。个人用户印制二维码的费用并不高,在普通名片价格基础上加收10%左右的生成费用,一般也就多几块钱一盒。

  码尚拍是瞄准了商务这个领域对“身份”的推崇,顺着这个思维,他们又找到了“会议管家”这个市场。

  传统会议会为嘉宾邮寄邀请函,但纸质邀请函容易遗失,而且邮寄的实际达到率也不能得到,不确定因素很多。码尚拍采用电子邀请函的方式,让签到。

  这有点道理,但比起二维码的信息量来说,后者将能为会务人员提供更全面的会务信息,包括行程、食宿安排、交通接待、发言稿等等,随时随地都可以通过手机了解会议信息,而不在是抱着一大堆会议材料穿梭。

  二维码扫描是手机上的一项功能,而不是运营商提供的一种服务。二维码的技术商将解码软件提供给运营商后,按手机的装机量收取版权费,运营商则将软件的解码完全公开,用户可以进行任意编码。

  ●2003年,日本电信运营商KDDI首先推出手机二维码业务。比如,在一张CD或者DVD光盘上,通过手机识别二维码来了解光盘的内容,在旅游景点配合GPS快速定位等。

  ●日本最大的航空公司日航在机场各处安装读卡器,用户可以使用手机或卡在机场商店中消费航程积分。在使用FeliCa手机的用户中,60%的用户每周至少会使用一次支付功能。

  ●QR条形码在日本得到相当规模的应用,日本的海报、游览手册、、折扣券、电子票证,甚至连树上都贴着二维码,成为日本手机用户登录网站以及获得广告商品信息非常便捷的方式。

  ●在日本,可以看到许多年轻人穿着印有二维码的T恤,在交换名片时也会发现名片的一角印有二维码。在这些图案的背后所隐藏的信息,可能是姓名、电话等个人数据,也可能是任一段文字的编码,可以用来作为个人辨识的身份证明。当然,二维码也应用在购物中,比如去超市,用手机扫描蔬菜上的二维码,不但能知道价格,还可以知道蔬菜的产地及食用信息。

  由运营商主导,但是与日本不同的是,韩国的二维码专利权益是推动该市场的主要动力。各个电信运营商为了争取到更多的权益,都开发了自己的码制,使得二维码的竞争更加激烈。

  ●在韩国,专为手机运用的二维码叫做“魔扣”。你只要将镜头对准街上的户外海报,拍下条码后,手机就会自动上网连接到条形码设定的网页,然后消费者只要将网页上的折价券拿给商家看,或是利用折价网站上的另一组条形码,拿给店家的扫描仪扫过之后,就可以用优惠价格直接购买商品。

  ●韩国首尔龙山驿高速铁车站的电影院也应用了二维码来替代传统的售票方式。观众用手机到电影院的网站上下载储存有座位号等信息的二维码,在进入电影院时只需将手机二维码扫入读码器即可入场,票款再通过移动支付方式扣除,完全实现无纸化作业。

  ●韩国大学的图书馆安装了读取二维码信息的读码器。学生只要将手机上用于身份识别的二维码扫入读码器,便识别身份并可在旁边的电脑上查阅自己的图书借阅情况。另外为了杜绝冒充别人出勤,韩国的大学教室也安装了个人信息二维码的手机或磁卡进行扫码,教师可知学生的出勤情况。

  二维码技术最早在美国诞生,但在移动领域应用最多的是日本和韩国。目前全球一、二维码超过250种技术标准,其中常见的有20余种。而目前国内二维码产品大多源自于国外的技术,应用最为广泛的码制为日本的QR(DataMatrix)码和美国的DM(QuickResponse code)码。

  目前日本主推QR码,韩国应用最广的是DM码。它们将二维码与手机充分结合,让在食衣住行育乐方面都有更便利的生活服务。

  在其他二维码行业的参与者蜂拥趋向电子商务的时候,李云飞却把它放在了小小的名片上。虽然这种应用产生的利润没有其他行业高,但的确很实在。据记者了解,目前制作二维码名片的公司几乎找不出第二家。

  在所有有关码尚拍产品的新闻报道里,就没有一篇有李云飞的名字出现。他在低调中做着他理想中的事业。2005年他就发觉二维码的市场应用空间不小,用了两年多时间做他的“名片管家”后台,依靠这个起家,三年时间,他的赢嘉科技所覆盖的二维码应用案例涉及电子商务、信息传媒和会员业务。他的案例至少能让记者体会到剑走偏锋的又一次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