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技术

相伴贵金属 祖国科技进步

2019-08-09 14:57

 

  贵金属新材料的开创、建立和发展,堪称国家重大工程。新中国成立以来,我有幸了我们祖国的贵金属事业不断攻坚克难,逐渐发展壮大。

  六十年过去了,那首由郭沫若院长作词的“军号响了,年青的朋友们前进!前进!向科学大进军……”,仍然回响在我耳边。作为一名昆明金属研究所的退休科技工作者,我今年已经84岁,是一名普通的员。我和我的祖国同呼吸共命运,感谢祖国养育了我,培养我上大学,给了我知识和力量。同时我也伴随着祖国的发展壮大而成为一名合格的贵金属研究工作者。

  我出生于重庆一个清贫家庭,依靠党和国家给的助学金,得以在1955年顺利考进重庆大学念书。这份恩情,铭记在心,终身不忘。

  我在重庆大学读书时,那时国家虽然落后,但是却高度重视发展科技。1956年,毛和向全党全国发出了“向科学进军”的号召,全国上下掀起了科技发展的热潮。我也积极参加了“一五”期间的重点课题研究,并取得了成绩,获得了认可。

  1960年4月,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川科院稀有金属研究所工作,负责从事“钒钛磁铁铁矿综合利用的研究”。尽管当时经济困难,但这段在西昌度过的三年艰苦岁月,历练了自己,并让自己坚定地科技人生之。

  1962年3月13日,西昌万里晴空,我们迎来了德高望众的开国元勋委员长的视察。朱老总的亲切关怀和鼓励,给了我们每一位科技人员极大的鼓舞,令我们终身难忘。这件事一直激励着我要用一生来报效祖国,而这颗初心,伴随着我的一生,从未改变。

  1962年冬,“川科院稀有金属研究所”和“昆明冶金陶瓷研究所”合并,成立了“中科院昆明贵金属研究所”(以下简称贵研所)。1963年,贵研所为寻求更好的发展,从昆明市区棕树营搬到了昆明北郊的核桃箐山林,山前是一片葱绿的农田,山上有许多的果林。在这块宝地上,第一代贵研人为我国的贵金属发展奠定了基础,发掘出了第一桶珍贵的铂金。

  那时候,20多岁的我苦思冥想如何熔铸出“铂锭”,白天黑夜不停地反复实验。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发明出了“带塞熔铸法”技术,解决了贵金属铂族金属的冶金难题,从而熔铸出我国第一个铂锭、多种铂族金属及50多种合金铸锭。这一,打破了国外技术的垄断和,填补了国内这一领域的空白,开创了我国铂族金属冶金、材料科学之先河,提供了当时我国国防安全所需的材料,奠定了贵金属新材料产业化的物质技术基础。

  航空事业方面,航空材料的发展依赖于铂铱合金材料,而这一方面的研制突破,为我国航空事业的发展贡献了力量,也是我国自力更生研制铂族合金新材料的里程碑。化工工业方面,硝酸是基础重化工,其核心技术是铂铑钯合金催化网的研究。我将此研究无偿转让给化工部,化工部在太原建立的铂铑钯合金催化网生产车间,生产至今仍效益巨大。这也是贵研所科研在当时唯一转让转产的项目。军事方面,成功研制了“铂铱10合金”,用于战舰、飞机以及导弹的仪、地平仪、陀螺仪等。从此,我国的战舰得以破浪远航。

  另一种重要的贵金属“铱”,其研制是从“铱坩埚”的研制成功开始。1969年6月19日,对我来说是一个激动的日子,至今都无法忘却。这一天,我从不断的失败中成功熔铸出世界上第一只精密浇铸的“铱坩埚”。这小小的坩埚可以应用于YAG晶体的生长,从而促进了我国固体激光器事业和产业的应用及发展。

  在国家“六五”重大科技攻关“贵金属节约回收的研究”上,我带领同事研制出多种贵金属复合材料,建立复合材料生产线月,我在夺得了国家“七五”重点科技攻关项目的标——贵金属与基体金属局部复合材料的研究,创造了新技术,完成了攻关任务。1988年,个人荣获国防科技工委颁发的“献身国防科技事业”的荣誉证书。

  “科技兴族兴,科技强则国家强”,经过几代贵研人的努力,贵研所从只有21人的合金研究室成为一家上市公司,致力于为祖国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贡献着科技力量。作为一名贵研所的科技工作者,为此我感到非常骄傲与自豪。

  正值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华诞之际,春光正好,蓝天白云,樱花灿烂。回想我和贵金属的,80多岁高龄的我,仿佛看到那个曾经青涩的少年,在朱老总面前认真聆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