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技术

金融科技对银行体系的影响向表内业务演进

2019-11-11 16:55

 

  从传统金融机构的视角做一点分享,主要分析三个方面:一是金融科技的宏观影响;二是金融科技对银行体系的影响;三是银行部门的应对及反思。

  第一,金融科技深刻改变金融体系市场约束、成本收益及资源配置的模式。金融科技为整个金融体系带来很多的重大变化。比如说在市场约束上,现在通过金融科技,通过Bigtech服务,跨越了时空的约束,像是进了图书馆,可以跨越历史;像是坐在电视前,可以跨越空间,金融服务的时空约束被改变了。从理论的角度上来说,存在边际收益递减规律,但是在技术的支撑之下,这个原则可能被改变,会出现边际成本递减或边际收益递增的情况,出现很大的范围经济和规模经济。这也是为什么蚂蚁刚刚开始弄余额宝的时候可能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的成功。这是金融市场服务当中的技术赋能所得来,以前在线理财是很小的市场,低收入人群没有足够的财富管理服务机会,但是有了余额宝之后,利基市场成为一个技术可观的市场,使一般大众获得财富管理服务的,同时,形成一个成本收益可持续的利基市场体系,并逐步形成新的资源配置方式,提升了整个金融经济体系的效率和普惠的程度。

  但是,金融的本质没有改变,需要金融科技引致的潜在风险。以前很多金融科技企业讲,我不是金融机构,我不做金融业务,我只是金融业务的“搬运工”。但是,只要有了金融的本质属性,实际上就有金融业务。金融本质属性是什么呢?就是四个转换,有信用转换,有期限转换,有风险转换,有收益转换。只要一个实体涉及到这四个转换,就和金融的实质紧密相关起来。金融科技给整个体系带来很大的变化或风险,最重要的是带来金融创新和金融监管的匹配难题。我们需要好好研究一下FinTech到Bigtech到Regtech演进的过程及其对监管的压力。作为金融监管者,面临比以前更为巨大的困难,除了金融科技跨界化、去中介化、去中心化等挑战之外,还因为金融消费者数量出现几何级数的增长,消费者权益及金融经济与社会稳定的压力更大。

  第二,金融科技对银行体系的影响正从支付清算、表外业务向表内业务演进。从业务形态看,现在金融科技大概有五六种相对成熟的业态,比如较为成熟的第三方支付、众筹、财富管理等等。我们做了一个调研和统计,涉及十余家银行,包括国有行、股份行,也包括城商行和农商行,发现银行业对金融科技影响的理解还不够深入,他们认为主要影响集中在客户、渠道和产品等方面。但是,从冲击的演进看,基本呈现立足支付、拓展表外和影响表内的径,金融科技对整个银行体系、金融体系已经带来较为深远的影响。

  比如支付结算,第三方支付占整个体系的支付百分之二点几,从比例看是一个非常小的规模,但是,中国整个支付结算体系是三层的,如果将对B端和对C端区分开来,将央行与金融机构、以及金融机构之间的支付清算剔除,就会发现第三方支付在零售端市场已经具有重要地位,甚至是系统重要性。做基础设施、做支付结算可能确实不赚钱,主要是一个做大流量的过程,但是,支付结算是金融中介存在和衍生业务开展的基础,绝大部分的金融服务不管是表外还是表内基本都是建立在支付清算这个体系之上的。第三方支付体系深入发展,已经深刻改变了金融基础设施的内涵和格局。

  再比如表外业务,2013年表外业务相对有限,货币基金规模很小,6月20日当时发生了“钱荒”事件,隔夜拆借利率盘中高达34.4%,那个时候整个货币基金规模大约是5000亿。2013年6月份余额宝才成立,一年半之后货币市场基金就超过3万亿元,现在是9万亿元的规模。金融科技对银行的影响已经从支付结算向表外业务演进,特别是财富管理业务和结构发生很大的变化。

  更重要的是,基于支付和表外业务结构的变化,逐步对银行表内业务产生深远的影响。比如银行的负债模式发生了变化,因为低廉的活期存款端已经变成协议存款、结构存款或资产管理产品,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负债成本非常高,出现了“负债荒”。这显著地影响了银行部门的负债结构特别是主动负债的模式。在经济下行压力显著,实体部门资产质量下降过程中,出现了“资产荒”,银行的资产负债匹配非常困难,流动性管理压力非常大。

  在流动性管理方面,由于银行资产配置的久期拉长以提高收益率,而银行负债对短端资金依赖更为严重,银行流动性管理压力是日益强化的。从整个金融体系的角度上来说,金融部门流动性风险非常凸显,2018年8月份以来隔夜拆借规模月均飙升到13万亿元。金融机构对于短期资金的需求非常强劲,短期流动性依赖较为严重,流动性风险可能是值得的。

  第三,银行的应对策略与反思。银行最大的优势是持有牌照,但是同时又有很多约束,比如说资本金约束、流动性约束、风险拨备约束等等。在金融科技的影响之下,银行部门整体呈现一种相对弱势的状态。银行如何进行应对呢?现在国内银行的应对之策是多种多样的,但大致有设置电商平台、发展直销银行、建设交易银行、开展综合服务以及构建平台等五种模式。比如全国共有23家银行设立或参与设立了电商平台。各个银行根据自身的状况有不同的战略考虑、政策措施和具体安排,但是,现在银行的应对基本上是考虑金融科技在C端的竞争上,整体处于相对被动。这需要银行业对金融科技的影响以及应对进行新的反思、评估与应对。

  银行应对最重要的核心考量应该是资产端、负债端及其匹配。银行面压力非常大,因为现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面临“资产荒”的压力。好的资产在哪里?银行需要苦苦寻找。第一,银行现在最重要的业务支撑是公司金融业务,就是B端业务,但是,企业的信用风险是核心挑战。第二,风险权重比较低的业务,这主要体现在同类业务,银行同业风险业务风险权重只有25%,而一般贷款业务风险权重是100%。公司金融业务和金融市场业务是银行部门的“两个大腿”,一定程度上也与金融科技以C端为核心的业务架构形成差别。

  比如,在资产结构性上,在经济下行、风险和金融科技影响的共同影响下,银行部门为了收益,同时也有风险承担效应等原因,银行似乎变得更加冒险。债券投资、股权投资和其他投资的占到资金运用的30%左右,以前贷款占比超过85%,即银行资产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从负债端来说,以前主动负债非常盛行,现在在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的约束之下,主动负债模式非常困难,不光是银行同业还是银行与非银机构同业,业务增长率几乎不增长,银行与非银同业规模甚至出现绝对的下降。一端是负债困难,一端是资产质量下降和资产风险提升,银行目前和未来的调整压力较为显著。

  银行未来面临三个重要的挑战:经济下行导致的信用风险、监管强化带来的监管成本以及金融科技特别是大科技公司(Bigtech)给银行体系带来的冲击。这其中最核心的是重新获得对技术和信息的把控,银行数字化战略亟待加速和升级。银行面临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金融科技发展下的数据流失和信息割裂,比如第三方支付体系给银行体系带来的两个“脱媒”效应:第一个是“资金性脱媒”,银行体系的资金大规模转移至大科技公司的金融业务平台上。第二个是“技术性脱媒”或“信息性脱媒”,比如银行的存款转到微信钱包之后,银行就难以知晓这个钱是怎么用的,相关的数据就流失、相关的信息就被割裂,银行赖以的信息不对称缓释机制的信息基础被弱化了。

  未来银行如何转型?从未来的发展角度上,银行应该从存贷中介向服务中介转换,从公司业务、金融市场业务和金融科技三个维度进行应对。再定位非常关键,比如应该在新的业务模式和旧的业务模式进行选择,在轻资产和重资产、轻技术和重技术之间进行选择,批发业务还是零售业务等之间进行选择。最后,银行需要改变他的经营服务,提供市场化的金融收益机会和平等的市场参与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