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技术

建立科技哲学专业的必读书体系

2019-12-07 16:37

 

  《中国科学报》:2003年,你和江晓原就丛书进行对谈时,曾提到推出该丛书是“学科建制”的需要,这套书策划的初衷和形成的背景如何?从最初的“大学科技哲学丛书”到现在的“大学科技史与科技哲学丛书”又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

  :我在丛书总序中谈到了出版丛书的初衷是加强科技史和科技哲学的学科建设。由于某种特定的历史原因而形成的中国科技哲学学科,一直不太像一个学科,研究领域无比广阔,范式缺乏,因此学科建设一直不能提上日程。多年来这个学科中的老师和学生,都比较着眼于前沿问题、现实问题研究,不太顾及学科的基础建设,使得这个学科的学术水平和学术品位难以提升。出版这套丛书是为了引进经典著作,建立科技哲学专业的必读书体系。

  这个丛书原来设计专门针对“科技哲学”,但后来情况发生了改变,北大的科技史和科技哲学两个学科进行了整合和统一,丛书的名字就进行了扩展。与科技哲学学科的情况有所不同,科技史学科面临另外一些问题,在研究内容方面,要由传统的中国古代科技史转向世界科技史特别是科技史和中国近现代科技史,由学科史思想史和社会史。我们的目标也是在这些方面积累基本文献,培养必读书体系。

  :一个学科特别是人文学科的范式,通常体现在它的经典著作和教科书中。我们的目标是在科学思想史、科学社会史、科学哲学、技术哲学这四个学科方向上,系统积累基本文献,分层次编写教材和参考书,并不断推出研究专著。

  9年来出版了16种著作,这些著作有鲜明的选题特征:比如包揽了库恩作品的全部中文译作共4本,这体现了我们重视科学哲学的历史学派;包揽了柯瓦雷作品的全部中文译作共3本,这体现了我们重视科学思想史学派的经典作品;包揽了现象学技术哲学家伊德的全部中文译作共2本,这体现了我们重视现象学的技术哲学。在我们的计划中,还将继续推出更多的现象学技术哲学著作,推出科学社会史的经典著作。

  《中国科学报》:你在丛书发布会上强调,丛书目前是以译著为主,原创比较少,以后要在原创著作上下功夫,请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本丛书以译著为主,但同时兼顾原创,主要是展现大学学者或有大学亲缘关系的学者的原创性作品。未来的计划,一方面是等待我们的教师写出优秀的作品,另一方面是在博士论文里选拔优秀的作品。

  《中国科学报》:这套丛书在9年间只出了16本书,速度并不快,原因何在?丛书出版后在国内相关领域的影响如何?

  :学术积累不急在一时,而在持久。优秀的原创作品只可期待,不可速成。翻译作品有版权问题,也有问题,所以也不必搞得那么快。

  丛书出版后很快受到学界的欢迎,很快成为学科训练的必读书。由于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张卜天已经在湖南科技出版社开辟了“科学源流译丛”,专门引进科学思想史的经典著作,特别是以科学和现代科学的起源为主题的作品,因此我们可能会有一个分工默契,未来我们会向科学哲学和技术哲学方面侧重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