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技术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制度是第二生产力

2020-03-18 00:18

 

  中华文化模式与中国的经济发展关系的命题,是林毅夫教授在1993年提出的。此后不断有学者谈,他们谈的都很好。笔者想探讨一下,能不能提一个“生产力的三驾马车”的概念。

  第一驾马车,是小平同志说的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这是正确的。今天我们可能会将所有的商业模式都臣服于技术,而在未来的智能机器时代,科技是生产力仍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第二个驾马车是制度,也是第二生产力。在制度中,特别是经济制度,对生产力的发展常重要的,比如公司制。三中全会、四中全会强调打造经济,都是为了依靠制度延续中国经济的奇迹。

  而文化是第几呢?作家张贤亮说文化是第二生产力,而笔者则认为文化是第三生产力。笔者认为,文化模式与经济发展的开篇之作就是马克斯.韦伯在《伦理与资本主义》,其中认为,伴随欧洲教运动出现的伦理,对现代资本主义起源有重要影响。的核心,是认为财富本身没有之分,关键在于财富是如何获得和如何使用。不允许消极无为、空耗时间,认为时间是无价之宝。

  就中国文化模式与经济的而言,笔者认为,拿梅花与牡丹譬喻十分恰当,她们可以代表中国文化的双重性。首先是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我国是侧重集体主义的国家。其根源在于治水,我们都是黄河难民的后代。发大水了,大禹就建设民生工程。大禹如此重视民生,又如此有号召力。我们都是灾民的后代,而我们的集体主义则高于个人主义。

  其次是距离,我们对此的比较高。中国人敢不敢冒风险呢?研究发现,不只是人,全球的华人都敢于冒风险,而这个风险规避性的指数低的程度跟美国人是一样的。美国人天马行空,中国人也天马行空,这个很难想象。我们的不确定性回避指数尤其低,说明我们敢于冒风险,跟日本人相反,跟美国人相当。而这就是我们的牡丹——敢于冒险。

  再次,长远导向和短期导向。长远,也与洪水有关。长远导向和短期导向跟日本的文化是类似的。我们的储蓄率很高,平时吃苦耐劳。这就是梅花——吃苦耐劳。

  从中华文化维度的比较优势看,要考虑自己具有什么优势。首先是梅花,更侧重于长远,储蓄率高,吃苦耐劳。其次是牡丹,不确定性回避,敢于冒险。

  梅花归于劳动的参与率,牡丹归于创业的参与率。为什么提到劳动参与率?从最近的美国经济看,其失业率不断下降,这就在于劳动参与率在下降,而劳动参与率下降导致美国失业率下降,进而影响美联储货币政策。

  从2007年一个重要的研究看,各个国家的跨文化比较结果显示,居民的劳动参与率和雇佣率比例高。这常重要的一个文化现象,因此文化是第三生产力。

  而文化模式也与创业参与率、自雇佣率相关。通过研究发现,不确定性回避程度高的人群,其创业参与率低。风险偏好小的人群不愿意创业。所以,美国不断有科技创新;中国人呢,人人都是企业家。应该如此,因为我们有这样的文化基因。牡丹就是勇于创新。

  2014年新增的内资企业数量前所未有。以前每年新增内资企业在50万家左右,而2013年这一数字达到100万,目前这一数字已经暴涨到200万。此外,个体工商户此前呈现下降趋势,而在今年9月份,这一数字则超越了500万。这将成为一个新的创业浪潮。

  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简政放权以及取得了初步成效,这激发了市场活力,把人口规模和简政放权在一起,引发了新的第三轮创业浪潮。这将深远的影响中国。

  笔者认为,华北平原造就了炎帝和黄帝两大部落,形成了与之相匹配的梅花和牡丹。以后,中国人逐步全球;如果能发扬好这种梅花与牡丹,中国人通过努力,一定会改变人类的命运。(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副司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