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技术

朱高峰:科学与技术别一锅烩混淆弊端大

2020-05-27 15:03

 

  以来,我国在科学和技术两方面都有了很大进步,投入在增加,队伍在扩大,体制在逐步变化。近年来又提出了一些正确的目标,如“企业是技术创新的主体”等。但是总体上看,科学和技术仍然混淆不清,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科技”已成为我国创造的专有名词,各种规划、计划、方针中除极少数外,都笼统地提发展“科技”,而对于究竟为什么要发展科学、技术,是为了增加论文数量还是为了取得经济效益,并没有清晰的思;什么是当前的需要、长远的需要,用什么去满足当前的需要和长远的需要,都不清楚。

  通常说到体制,就笼统地说“科技体制”,其中包括“六大军”(中科院、高校、产业研究院所、地方科研单位、企业、军队),但其中哪些从事科学活动,哪些从事技术活动,并不清楚。中科院应主要从事科学活动,但现在大量转向技术。高校由于在人力上有优势,财力和大型装备上有劣势,较适宜于从事科学活动;其中综合类高校应从事基础科学,工程专业类高校适合从事技术科学,但目前也大量从事技术活动。尽管从统计数字上看,全国科学与技术经费投入中企业占近2/3,但其中多为外资企业,我国企业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比重较发达国家低得多,多数大中型企业没有研发机构,不少企业甚至没有研发活动。

  新中国建立后,我们建立了一批产业研究院所,主要承担产业基础技术和共性技术的研究,在计划经济时期还承担了不少产品和工艺开发任务,对产业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实行市场经济体制后,这批院所被转为企业,使产业基础共性技术研究严重削弱甚至取消,严重影响我国产业发展提高。

  此外,我们对科研项目要求紧密联系现实需要,频繁检查,急功近利,缺乏宽容;对技术项目则要求出论文,与人员的待遇挂钩,在评价时却又放弃产业化要求,仍然采用同行评议(鉴定)的办法。

  科学和技术的发展需要大量人才,从人数上讲,需求量最大的是技术类实用人才。但近年来的一些政策导向和社会使工程师地位远远比不上科学家,高校中工科教育与理科教育模式趋同,实践内容越来越少,形成企业大量需要的技术型、实用型人才严重缺乏,而大学毕业生的就业率却越来越低的“怪圈”。

  在社会的引导下,青年人报志愿时科学家名列前茅,工程师则无名。主要从事技术研究的产业研究院所多冠名为科学研究院,甚至对于外国人自己称为技术的,我们在翻译时也要改名,如麻省技术学院(MIT)译为“麻省理工学院”。

  以上原因造成科学活动缺乏安静、宽容的,使科学功利化,违反了科学的本性。多数本该从事科学活动的单位不搞科学而去争取现实利益;科学家不能踏实苦干,成天混杂在中,为现实利益而奋斗。

  而对大量不该搞而实际上却从事技术活动的组织和个人来说,技术活动结果不需市场检验,只要同行评议即可。同行评议更看重论文的水平、逻辑的严密,对能否产业化难以判断,因此被评议者的主要精力必然放在论文上。评议一结束,各种待遇取得了,就不再去关心是否产业化的问题,而是把精力放在争取下一个项目上。

  由于历史原因,我国企业原来不承担技术研发任务。即使现在一直提倡产学研结合、,企业在其中也起不了主导作用,因为所谓有的项目并非企业根据市场需求提出,的认定也不以企业为主导。得不到可以产业化的技术,企业只好满足于原有的落后技术或者从国外买现成的技术。